中安在線首頁|中安在線手機版|安徽發布|省政府發布|中安在線微信|微博

設為首頁

英文|簡體|繁體
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安時尚網情感

橙讀秀 | 我最愛,藏著童年的夏天

時間:2018-06-08 11:18:00

無盡夏

作者 錢紅麗

 菊花腦上市,夏天真的來了。在早市買了二兩,做一碗清湯喝。幾滴素油光鍋,拍一瓣老蒜,炸至金黃,刺啦一碗水,滾開,菊花腦投進,迅速起鍋。嫩葉於舌上輾轉,尾韻裡有薄荷的寒涼,湯色苔碧,仿如一口幽井,其清其涼,可慰枯索肝腸。

  暮春以來,一直陰戚戚的,到底晴正起來,陽光有了金屬的質地,打在胳膊上,似乎被電吹風吹著,徐徐的暖,一直沁到心底。起風了,天是藍天,雲不知浪到哪裡去了,眼界裡空無一物——這種空,並非空虛的空,是殷實的空,空曠無限,卻應有盡有,讓人特別快樂,但也說不出樂為何來,大抵就是天地君親的至樂吧。

  木槿、蜀葵,不知為什麼,就一齊開起來了,那麼強的生命力,一波一波又一波,仿佛日日蕩漾著的,紫的,黃的,絳紅,絹白,無眠無休無止地綻放;梔子一日肥似一日,這些大花大朵的,如此的白皙,香是濃郁的香,仿佛一種永遠得不到的愛,熱烈而無退路,簡直泛著靈魂的幽光,天真又純潔——每每看在眼裡,我真是心疼。沒有人在熏風濃烈的六月對著一棵梔子花心疼,這樣的香味,絕世無匹。夜裡散步,經過一大叢梔子,忍不住掐了幾枝。路燈壞了,伸手不見五指的黑,怎能看得見?因為她們太白了呀。摸黑掐肥白的梔子花,分明就是墨裡求白,是宋元書法的至境。

  實則,梔子最耐看的時候,在於花骨朵期,稍微露出一點月牙白,順時針旋在一起,如一個深刻的擁抱,縱然無言,卻也滋味萬千。每年都是這樣,三不五時地掐幾朵,養在一只微型陶罐裡。陶罐上有幾株墨蘭,與梔子的白,配得很。香上四五天,慢慢萎了,花瓣漸黃,依然是香,就把堆在窗臺上,給夢做一個伴也好。或者掛在夏帳裡,夜夜躺床上看書,幽香一扭兒一扭兒地,似有若無……特別可以讓人回到童年的懷抱,精神上一下踏實下來。

  實則,童年有什麼呢?它為甚如此令人留戀?

  我也不曉得啊。

  一個生命初來人世,對於一切的感知,都是簇新的,所以記得深。日後,等到所有的刻痕早已青苔歷歷,每一次憶起,卻又那麼茫茫然——甚至,我依然可以體味得出站在河裡洗衣,小鯧魚游過來,用嘴啄食腳後跟上一個蚊子苞的酥癢感,微微地,特別舒豁。就是這種酥癢感,倘若化作詩行,難道不就是李義山的『滄海月明珠有淚,藍田日暖玉生煙』麼?沒有道理可講的。中國小孩從小被古詩喂養,彼時除了聽出音韻之美以外,覺不出什麼來,只有等到相當的年歲,纔會體悟一二,有了至味——中國古詩詞該有多麼好,說的都是人生氣象、生命經驗,還有天地世情,末了,一樣一樣檢索給你看,這麼著,我們仿佛活了幾輩子了。

  與對門鄰居共享一個四五平米的露臺,我們雙方都種了些花草。她家開花的居多,我家一律賞葉樹種。開花的樹,我種不好,總是一個死。除了龜背竹、魚尾葵、九重葛、石榴、柑橘、氣死天、吊蘭、蘆薈、月季等物,還有N盆死透了的蘭。她家的白蘭花種了好幾年,今年恰逢首次開花盛景,每一次拉開玻璃門晾衣裳,清香撲鼻。等風來,一陣一陣地湧。衣裳晾完,我也不走,雙手叉腰歇息歇息,最好有一杯清茶,邊喝邊賞——或可把頭埋下去,湊近了聞白蘭花的香氣,像極耳語。這樣的幽香,簡直是誰在彈奏舒曼的《童年即景》,放眼瞻望,牛在河裡,人也在河裡……還是惦記著,得去一趟廈門,看看南普陀寺院裡那兩株高大入雲的白蘭樹,那可真是冠蓋滿京華啊——十餘年前,小和尚在白蘭樹下玩手機,真是讓我痛心疾首,當和尚,心都不靜,怎麼照呢?

  夏天真好。夏天就是整個的童年漸趨復活,用一生的筆墨都敘述不盡的季節。我愛它。

  日落西山,去小區北邊的林蔭道散步,滿目白花,雪一樣,鋪滿整個荒坡。今年雨水多,一年蓬長得茁壯,正值花期,細針狀花瓣圍攏著黃蕊,近似微型向日葵,一齊舉過頭頂,一望無際,葳蕤一片,實在壯觀,借用張愛玲的詞,是『森森細細』的美。若單獨一株開著不覺出什麼,開成一片,則大大不同,好比獨自一人只能算一棵樹吧,始終孤零零的,但,你若是讀起書來,就可以匯成森林一片了。

  一年蓬成了花的森林,開得幽靜而深刻。小時去野外砍柴,最喜歡遇見一年蓬,我們稱它們為『蒿子』,耐燒,筆直而粗壯,一鐮刀下去,?嚓一聲脆響,斷了,倒伏下來,一把一把,捆起,挑回去,算是為大人分擔些生計,默默地,不多一言。鄉下孩子總是過早的懂事,懂得承擔,風吹日曬裡,也不覺出有什麼精神上的匱乏感。置身天地之間,這樣的仲夏,耳畔布滿鳥鳴——那些飛鳥天籟一樣游走,數布谷鳥算得上是一種先知了。每當麥黃之際,它們不請自來,用歌聲唱出一種人類可以聽懂的語言:發棵發棵,割麥插禾!

  想象一下,蒼天流雲間,有一種精靈飛在高處,一邊飛,一邊唱出這樣的復調,該有多麼空靈。你說不出什麼來,只默默趕路,心上不是沒有感念的。這樣的感念一路留下來了,讓人至中年的我一直戀戀不忘——我的身體裡永遠居著一個少年,以及未曾見過的四聲布谷。布谷就是杜鵑了吧,是李商隱無題詩中『望帝春心托杜鵑』的杜鵑,分二聲杜鵑,與四聲杜鵑。我們皖南都是四聲杜鵑,它們唱出的復調,純淨,空靈,溪水裡過了一遍的澄澈。

  昨日下午,陷於電腦前,四五小時悠忽而過,渾然不知,偶或把頭望向窗外,天時已近黃昏,陽光不再熾烈,成了琥珀色的微光,籠於對面樓宇的牆上,小區的樹上,草地上——合歡還在悠然綻放,它們的葉子則漸漸並攏,把自己收束在一根針尖上,怕冷似的,六月的風微微地漾過來,漾過去,水流一樣舒緩——萬物都是靜止的,此情此景,如入深山頹寺,如聞鍾聲隱隱,叫人說什麼好呢?

  ——這就是夏天,我愛的漫長而溽熱的夏天,藏著童年的夏天,在小河裡一泡一下午的夏天,躺在竹榻上被漫天星斗籠罩的夏天。世間喧囂潮水一樣褪盡,如今只剩下囫圇一人,聽聽馬友友的大提琴,他拉的是《寂靜山林》,涼意蟲子一樣爬上來……不早了吧,要煮飯了,再聽一遍貝九吧——這樣的旋律像極我剁肉呢,昂揚,廣大,急速,回旋,是把平乏的日月放在藝術的瀑布之下,一身濕。

來源:橙周刊  
相關新聞
  • 娛樂
  • 財經
  • 體育
  • 健康
  • 徽文化
2017年中國紀錄電影迎來市場拐點

吳宇森:我不是大師,我只是喜歡電影

美國商務部與中興公司達成新和解協議

交行亳州分行召開『新五大領域』持續治理工作動員會

高拉特嬌妻海邊甜吻 腹肌蠻腰天生一對

一言不合就拔槍!球隊老板衝場威脅裁判 比賽中斷

哪些果蔬被采摘後還會繼續成熟?

受教育程度影響孕婦尿碘值

精致濃縮24小時城市畫卷

馬鞍山市儲其萍入選4月『安徽好人』

網站介紹 | 廣告刊例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中安K幣
中國安徽在線網站(中安在線)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皖B2-2008002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1208228